有些关怀,一开口就让你泪流满面

Updated: Jan 24, 2021


作者: Jason Nie I 版权所有: 财富温哥华 I 2020.12.21





今天是我在加拿大感染新冠出现症状后的第21天。体温恢复正常已经11天了,我又可以在后院踱步,陪我的狗儿有节制地玩上一会。活着的感觉,真好!


11月底,太太的工作单位被疫情掀开了一道口子。虽然她很注重防护,但还是不幸中招了。感染后第三天,她便开始出现头疼、发热、咳嗽、乏力、酸痛等症状。她是个清醒的行动派,立即预约了测试,两天后测试结果显示为阳性。结果出来时,她已经不发烧了,感觉轻松了很多,只是胃口不好,嗅觉和味觉失灵。在她卧床休息的几天里,我还假模假样地照顾她,其实照顾得真不算好,连鸡蛋都不知道给她加个倍。而且,我很快就把对她的有限照顾连本带利给收回来了。我做投资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获得过如此惊人的短期回报。

 

她检测结果出来的当晚,我便开始出现了症状,敢情我的症状是被吓出来的。看来我这心理素质还不过硬,被日军严刑拷打估计要当汉奸。我一开始是头痛、干咳、背痛。第二天开始就进入了连续九天的持续发烧阶段,大部分时间是昏睡,吃完泰诺后有时或许会给我一些清醒时光。发热的最初几天特别难受,虽然一直在睡,但每一分钟都在清醒地挣扎。后面泰诺基本压制不住我的发热,吃双份也未必有效,反正后面感觉一直在发热,一直在睡。

 

发热第5-6天,太太也失去了她的镇定,似乎慌了手脚,各种咨询,对我的照顾也是更加的无微不至,饮食药物如果不是她强制执行,估计很难进入我的身体,因为我似乎一直睡,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的紧张也开始让我有些紧张,以至于发热的第七天晚上,我居然想爬起来写遗书,因为担心自己一睡不再醒来。有些人还想见,有些事还想做,有些情还未还,有些牵挂还在心间。

 

在煎熬中,我默念《道德经》“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以此坚强自己渡劫的信心;但狂风暴雨总不止歇,也一直无法退烧,萦绕心头的就变成了陶渊明给自己写的《挽歌》“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其间,就是孩子们爽朗的笑声让昏昏沉沉的我感受到生命的气息与生活的美好。她们还小,并不知道真实发生了什么。

 

发热的最后几天,体温一直徘徊在38-38.5度,但已没有了最初几天的难受,即便不吃药也就那样,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但是体温总也不降,气喘和咳嗽变得严重,下楼一趟,要喘很久,有时还要剧烈咳嗽一阵。当时不觉得,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应该是最危险的时刻。这期间太太打了两次电话给家庭医生,家庭医生不温不火,哼哼哈哈,只是说多喝水,吃维生素,发热就吃泰诺。

 

发热的第九天(也是发热的最后一天)体温39度,被太太带着去了急诊。我在等待医生的期间就喘的很厉害。他们好像没把我这持续发热当回事,只让我回家继续吃泰诺,倒是对我的气喘更关注一些。说如果喘息再严重一些,就马上回来住院。回家后,我又吃了一次泰诺,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没有发烧,体温恢复了正常。又卧床休息了几天,就开始进入恢复阶段。恢复阶段,不再难受,但依然精神萎靡,脚下漂浮,整个人就像假的一样。每天睡不够,依然不能运动,不能干体力活,因为气喘依旧。精力也不能集中,连写一封正常的电子邮件都觉得困难。姑且把这笔账都算在新冠的头上,这辈子赖上你了。

 

前天开始,精神好转,我当晚在微信朋友圈发了只言片语的投资思考,以便向自己证明“大脑还活着”。第二天一早,一直关怀我的大伟兄便发来祝贺“看来这两天状态恢复的不错”!

 

这几天又更好了一些,我可以做一些投资上的功课,也可以趁着太阳最好的时点,在后院呼吸新鲜空气,体验劫后余生的喜悦。

 

我真的要感谢。

 

感谢我的太太,是你的冷静、睿智与果敢,在重大危机关口挺身而出守护住了我们这个家;感谢你在此前与我长达数月不间断的户外行走,让我们以一个更加坚强的肺抵御住了这次病毒的侵袭。余生,还要一起走过。

 

感谢我的孩子们,是你们的坚强与活力,给了我力量与生机,让我还有机会继续守护你们长大,还有机会伴你们步入婚礼的殿堂。

 

感谢近在咫尺与远在天涯的朋友们,是你们有形与无形的帮助、支持与鼓励,助我们成功渡劫。

 

最后,我要感谢那神秘的力量,将我擒入笼中又网开一面。在这场新冠浩劫中,至今已有170万鲜活的生命湮灭,我又如何死不得?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今天,我觉得是时候将这事告知亲友,特别是几位人生至交,既为劫后余生,亦为道声郑重。


有些关怀,一开口,便让我泪流满面。有些话语,并不多,足以刻骨铭心!







23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